今天是2018年11月18日 星期日,欢迎光临本站 安徽比尔电气技术有限公司 网址: www.ahbill.com

行业新闻

既然分散式风电诱惑那么大 为啥还举步维艰?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2018-11-5    浏览次数:45    

既然分散式风电诱惑那么大 为啥还举步维艰?

     2008年7月,国家能源局成立前5个月,时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张国宝在《人民日报》撰文《打造“风电三峡”》:要建设甘肃河西走廊、苏北沿海和内蒙古三个千万千瓦级大风场。

     

一年以后,全国没有并入电网的风场上升到了约500万千瓦,而同期风电总装机还不到1500万千瓦,这意味着当时三分之一风机处于闲置状态。

当年,国务院研究室给领导递交了一份报告,对中国风电“大规模、高度集中开发,远距离、高电压输送”的“风电三峡”发展道路提出质疑。报告建议:

大力发展小规模、低电压、近消纳、直接接入配电网系统的分散式风电,对大规模集中开发风电要积极研究,待时机成熟时再全面推开。

这是“分散式风电”的概念第一次被提起。

然而十年过去了,无论是从国家大政策上、技术上、成本上看,分散式风电都已万事俱备,蓄势待发,但是却依然“雷声大雨点小”。

目前,分散式风电已投产项目的装机容量不足全部风电并网容量的1%,市场上观望者多,参与者少。

分散式风电与分布式光伏类似,都是为了解决集中式新能源无法消纳问题而生,然而起步更早的分散式风电发展速度却远远落后于分布式光伏。

国家政策力推

十年期间,有关部门曾经试图多次推动分散式风电的发展。

2011年发生了一件事,对此后风电产业的发展影响深远。那一年,全国风电弃风率一下从上一年的10%猛然提高到16.23%,当年全国风电新增装机为17.63GW,同比下降6.87%,结束了7来连续增长的态势。

那年年中,国家能源局下发了一纸《关于印发分散式接入风电项目开发建设指导意见的通知》,首次明确:

风电产业发展要集中式和分散式开发并举。

但是这个政策如同石沉大海,不见回响。

直到今年4月,国家能源局下发《分散式风电项目开发建设暂行管理办法》,文件中明确:

简化分散式风电审批流程,鼓励各地试行项目核准承诺制,降低项目前期成本。

这被认为是对分散式风电最大的政策利好。

一个月后,国家能源局又下发《关于2018年度风电建设管理有关要求的通知》,明确提出分散式风电项目可不参与竞争性配置。

于是业内认为,2018年是分散式风电真正的元年。

在国家政策的召唤下,2018-2020年仅河南、河北、山西三省政府部门规划的分散式建设规模已超7GW。

除了分散式风电发展规划外,各省配套政策也正在陆续出台,支持分散式风电开发。

这是政策层面的强力支持。

技术和成本优势非常成熟

从技术层面来看,已经今非昔比,非常成熟。

此前,业内普遍认为,风速低于6米/秒的风资源区不具备经济开发价值。

但是近年来,通过风轮直径的加大、翼型效率的提升、控制策略的智能化、超高塔筒的应用以及微观选址的精细化等技术创新,机组利用效率不断提高,使低风速资源也具备了经济开发价值。

随着技术的不断创新,风电度电成本也呈持续下降趋势,行业专家向能见表示:

现在5米/秒风资源区的度电成本,和过去6米/秒风资源区的度电成本基本相当。

在刚刚结束的CWP2018上,金风、远景等多家风机制造商展示了其最新发布的低度电成本风机,主打“更高发电量”、“更低初始投资”和“更优平准化度电成本”。

广证恒生分析师刘伟浩曾以7500元/kW的投资成本进行测算,结果显示:

全国风电度电成本约为0.3323元/kWh,已经低于中东部地区脱硫煤电标杆上网电价。

据能见获悉,即便是分散式风电,在一些风资源较好的地方,度电成本可能也不超过0.4元,部分甚至达到0.3元左右。而目前居民电价一般达到约0.5元的用电价格,工商业用电则更高,约0.6-1.2元不等。

从可开发区域来看,我国中东南部处于电力负荷中心,其风能资源具有分布广、密度低的特性,更适合就地开发利用。同时,这些地区地形复杂,多为山地和丘陵,可供集中连片开发的区域越来越少,大规模开发模式越来越没有用武之地。

据国家气象局评估,我国中东南部风速在5米/秒以上达到经济开发价值的风能资源有10亿千瓦,这足以满足未来的开发需求,不会存在开发空间受限的问题。

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秦海岩说:

在我国中东南部各省份中,像湖南、湖北、浙江、安徽等低风速重点区域,其单位为国土面积风电装机仅为13千瓦/平方公里,远低于欧洲平均水平,开发潜力远远没有挖掘出来。

问题到底出在哪儿?

既然国家大政策和技术层面都没有问题,市场需求已经摆在那里,为什么推进却异常缓慢?

究其原因,地方政府态度至关重要。

能见对许多正在开发分散式风电的企业调研后总结出一个现象,大多地方政府关于分散式风电行业很多政策措施,如安全监管、并网、核准流程等还没有完善起来,其核准手续复杂,程序繁多冗长,大量分散式风电项目难以立项。

一家大型风电企业对能见表示,即使经过多方奔走,项目能够立项、核准、建成,以后每增加一台风机就需要把所有流程重新再跑一次,前期工作成本过高,各种繁琐的手续让企业举步维艰。

事实上,地方政府在没有进行实地勘测的情况下以周边环境保护、影响生态平衡为由拒绝分散式风电项目立项,归根结底都是利益问题。某深入参与分散式风电开发的企业对能见说:

分散式风电开发前期以投资为主,前五年对当地税收并无太大收益,当项目后期喜获收成时,时任政府官员已经换 届,只是栽树为后人乘凉,所以当地政府积极性不大。

况且分散式风电项目需要占用周边土地,而占地赔付成本越来越高,当地百姓与开发商之间摩擦不断,极大的影响当地政府稳定工作,故当地政府不愿配合。

更有部分地方政府为了利益在招标过程中指定风机产品,人为设定门槛,把风险转移到开发商身上。而开发商没有话语权,难以保障收益,极大的降低了开发热情。

此外,地方电网公司与当地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,其态度也非常重要。我国传统电力系统调节缺乏灵活性,电网调度运行方式僵化,难以完全适应新形势要求。风电作为可再生能源,具有波动性、间歇性等特征,其大规模、高比例接入电网,给电网调峰调频带来了巨大压力,特别是分散式风电,电网接入难度更大。

这些因素都让分散式风电项目难以快速发展。秦海岩表示:

现在制约风电产业发展的主要矛盾已经发生根本转变,成本和技术已不再是最大的制约因素。下一步,行业要积极呼吁打破传统电力体制机制中存在的障碍,继续推动电力系统的变革。

如何突破僵局?

既然各种掣肘一时难以打破,那要如何推进项目呢?

分散式风电项目周期可以分为三个部分:前期的许可和立项、中期的核准和建设,以及后期的投资和运维。这三部分所面对的资源不同,而仅靠开发商不可能具有同时打通所有资源的能力。

此时,通过雇佣他人或者以合伙人入股的形式来完成各个部门资源的打通,成了摆在开发商面前的一条捷径。比如:

在前期开发主要面对地方政府,要跟地方政府合作,如何在毫无关系的情况下开拓政府关系就变得极为重要,一般要找跟政府部门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合作伙伴,同时要妥善安排好利益分配。

这些人是谁,你懂的!再比如:

在征地过程中,与熟悉当地拆迁流程的本地人进行合作,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避免开发商与当地百姓之间的摩擦。

其实,在我国分布式光伏行业快速发展过程中,合伙人制度早已经是路人皆知了。光伏企业在营销方式上,从2B的玩法转向2C,早已取得不错的成效。

只是分散式风电比分布式光伏流程更为复杂,需要打通关卡更多。同一个分散式风电项目,其合伙人可能不只是一个。

通过合伙人制度,能更快的通过当地政府核准,降低前期工作成本。同时可以有效破解土地利用障碍,较为方便的租用闲置建设用地或以土地入股,从而捋顺各个环节。

返回上一步
打印此页
[向上]
在线客服

QQ在线

QQ在线

QQ在线

咨询热线:
0551-64229136
友情链接:博乐彩票注册  快赢彩票官网  大发彩票  迅雷彩票注册  万利彩票官网  快赢彩票平台  万利彩票平台  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